♥Lurbe You All Ya~♥

Uploaded with ImageShack.us

♥Xsiau Dai's self-introduction♥

我的照片
Sam Yun -19 2014- -MIA college- -Single- [Thanks for being with me last time]
Art-Dance-Music-Design.
It's my life without reason.
I love it more than I can.
4 parts of my life♥

♥Moving forward to 100th♥

♥Moving forward to 100th♥

♥Xsiau Dai's Hits♥

2009/9/25

【【原创】I LOVE U(娇生)】

“喂,你没事总往我家跑干什么?”金圭钟关上门,看着已经跑到

厨房里的许永生。

“因为不想让圭钟一个人啊!”许永生头也不回在在厨房里忙碌
着,“喂,今天你打算吃泡面度过吗?怎么冰箱里什么都没有
啊?”

“你们家贤重呢?不管他了吗?”金圭钟倚在门边看着永生忙碌的
身影。

“他出差,回不来的。一会儿打个电话就好了。”许永生将刚从超
市里买回来的材料整齐的摆在冰箱里。

“我说你怎么又跑来了呢!原来老公不在家啊!”圭钟笑了笑。

“说什么呢?”永生回头笑了笑,“我是因为不想让圭钟一个人,
所以才来的。”

“为什么?”圭钟小声的问。

“因为我们是好朋友啊!”永生似乎有些不解的看着圭钟,“怎么
了?”

“没有。”圭钟笑了笑说:“记得多做点好吃的,我中午还没有吃
饭呢!”

“又没吃,不怕搞坏胃啊?”永生皱起了眉头看着那似乎事不关己
的圭钟,“去沙发上坐着等我吧!”

接了一大杯水,放在桌子上。开着的电视上演着独角戏,观看者并
没有将视线放在它上面,而是紧紧跟随着在厨房里忙碌的人。认识
永生已经五年了,爱上他已经三年了。由于自己没有勇气的性格,
就这样将永生白白的拱手让给了金贤重。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他幸
福就行了啊!以朋友的身份在他的身边,虽说也会痛,但我已经很
满足了。做人,不能要求太高啊!周围的人都能看出我对他的好,
为什么偏偏他就是看不到。那个小呆瓜啊!还总像没事人一样,在
我的周围转来转去。有的时候真的很恨他,为什么我对你的爱你看
不到,为什么我对你的好要当作友情呢?可是一看到你那清澈的眼
睛,无辜的脸,让我怎么讨厌你。也后悔过,也恨过,为什么当初
没有鼓起勇气说爱。看到因为贤重露出来的伤心和泪水好几次差点
把握不住自己对你说出我对你的爱恋。为了放弃你,我骗你出差去
了中国一个多月,却疯狂的的思念着你。打来的电话,好几次都故
意没接,不想听见你的声音,害怕忍不住飞奔回到你身边。每当晚
上仰望星空的时候,就会想到你会不会也在家里仰望着星空。度日
如年似的一个月过去了,在机场见到来接我的你,脑海里那些要对
你冷淡的因素统统不见了,取代的是一个月来对你那如海水般的想
念。疯狂的跑过去抱你在怀里,感受着你的气息,你的温暖和那份
一丝丝的幸福。但看到你身边的人时,那一丝幸福的火光像是被一
盆冷水浇灭了。金贤重,你的爱人。看着你脸上流露出的幸福我知
道,或许我是对的。像个傻瓜一样,几次想说的那句话都迟迟的说
不出口,是什么原因啊?是什么原因啊……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叫你好几声了?”

回过神来,圭钟的眼前出现了永生放大的脸。“没……没什么。”
立马推开永生让他和自己保持着一定得距离。

“怎么了?你怪怪的。”永生一屁股做到圭钟身边,手摸向了圭钟
的头。“不发烧啊!”

“你才发烧呢,手拿开。还有离我远一点。”圭钟站起来,对着永
生说:“你做完饭没有啊,饿死了。”

“圭钟啊,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啊?”坐在饭桌旁,永生问
道。

“没有啊!”圭钟没有看永生,只是随口说道:“我看,是你有事
情瞒着我吧?莫名其妙的跑到我家来说什么贤重出差了又不想让我
一个人。不会吵架了吧?”

“……”

“怎么了?”见永生不说话,圭钟抬起头问他。却看见永生的眼睛
里含着泪水。

“怎么了,永生。不会让我说准了吧?”圭钟起身坐到永生身边,
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揽住了永生的肩膀。

“没事的”永生抬起头,扯了扯嘴角。他看到圭钟皱起了眉头,就
知道这个笑容又多么勉强。

“那个……我不是很饿。你吃吧!我先走了”永生说着就站起来,
想大门口跑去。

“不是说是朋友吗?是朋友,有什么要瞒着我?”圭钟追过去,紧
紧握住永生的手腕,稍一用力便将永生拽了回来。没有防备的被这
么一拽,永生撞进了圭钟的怀里,身子一歪圭钟坐到了沙发上,永
生也顺势坐在了圭钟的腿上。

“有什么事情,和我说。别憋在心里,一个人承受。”圭钟没有放
开永生的手。

“圭钟……”看着一脸认真的圭钟,永生就这么倚着圭钟任由眼泪
决堤。
 
在断断续续的呜咽中,圭钟知道了事情的由来。贤重有喜欢的女孩

子,由于家世不是很好,贤重的父母不同意他们两个在一起,硬是
将两人分开了。因为赌气,贤重找到了多年的好友许永生,让他配
合自己演一出戏码。对于家世和同性恋来讲,作为韩国知名品牌的
大公司丢不起同性恋这个脸面。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好计策。频频的
不回家,贤重派人放言出去说自己和一个男子搞拍拖,再让人拍几
张比较亲密的照片寄往家里。没过几个月,各企业大大小小都有些
传言说金家之子金贤重和一个男人在一起。金家长辈也拍了私家侦
探去查,最后不得不把贤重叫回来。在贤重的强势态度下,金家终
于同意他和那个女孩子的婚礼。但是前提是必须要把他和那个男子
的事情澄清。只要订了婚,那些闲言碎语便不攻自破,没必要再去
澄清。走之前贤重这么说的。可谁曾想,许永生却掉进了这个谎言
的爱情里。他自己也清楚,这是在配合自己的朋友金贤重演一出戏
码。可是不知不觉却陷在了这个游戏里。当他知道金贤重终于得到
他想要的爱情时,不知道是开心还是苦涩。明天,各大报纸将会有
一则新闻,金贤重和那个女孩子将在XX举行订婚仪式的报道。

“笨蛋啊……”金圭钟紧紧抱着正在哭泣的人,有点开心也有自
责。开心的是永生和贤重并没有真正的在一起,自责的是这么大的
事情自己却一点也没有发现。

“圭钟啊……”怀里的人声音渐渐小了起来。

“怎么了?”低头轻轻地问。

“好困。”永生动了动头,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蜷在圭钟的怀里。很
温暖的感觉……

“呵呵”圭钟看了看怀里的人说:“睡吧。”

将永生小心地放在床上,可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死死的拽着圭钟的
衣服。皱了皱眉头,圭钟轻轻地去掰他的手。“不要走,好吗?”

却不想永生睁开了眼睛,泪水含在眼眶里,有随时滴落的可能。

“好,我陪着你,一辈子都可以。”圭钟在永生旁边躺下,握住了
那只还拽着自己衣服的手。见圭钟躺在了自己身边,永生便靠了过
去,将头埋在了圭钟的胸前。

“可惜了这么好的饭菜啊!哎~”圭钟摇了摇头,看着昨晚没吃几
口的饭。
“那个……”永生想起昨晚的事情不好意思的说:“我再给你做就
是了。”说完就收拾桌子。

“呵呵!”看着忙碌的永生,圭钟笑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铃铃铃……”电话不适宜的响起了。

“喂?”圭钟皱起了眉头,“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怎么了?”永生从厨房里出来。

“公司出了点事情,我对马上赶过去。”圭钟回屋拿了件衣服,准
备离开。

“可是,你从昨天中午就没有吃饭啊!”永生拽住了圭钟的手。

“呵呵,没关系!”圭钟宠爱的拍拍永生的头。

“怎么回事?”一进门,圭钟就迫不及待的问。


“哥,你来了!”金亨俊从沙发上坐起来说:“我们昨天的那批货
被劫了。”

“是谁?”圭钟坐在椅子上扯了扯领带,看起了桌子上的文件。

“问题就出在这里,那伙人来路不明,根本搞不清楚是哪里的。”
金亨俊摇了摇头说:“我已经派人去查了,最近我们似乎没有得罪
什么人吧!而且,我们做的事情也很少有人插手啊!商企谁不知道
我们金家产业在黑白两道的地位啊!”

“一会儿打电话给哥哥们,问问是不是他们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金圭钟抬起头对亨俊说:“尤其是大哥,虽然韩庚跟着一起去中国
了,但他那张嘴可是得理不饶人。允浩哥处事圆滑,他和二哥在法
国那边问题不大。俊秀哥虽然看起来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其实他
和有仟哥不是个省心的料子。对了,也给基范打个电话吧,那个小
子自从去了美国就一直没有消息。虽然听老爸说昌珉已经过去了,
但基范倔脾气不知道能不能制住。”

“我已经打过电话了,二哥那边一切风平浪静,三哥那边……”金
亨俊顿了下来,似乎再找什么形容词。

“三哥那边怎么了?”

“三哥和有仟哥似乎吵架了,但是生意上没有什么差错。”

“估计有仟哥不知道又被哪个女人瞄上了,打翻了三哥的醋坛
子。”圭钟摇了摇头,问:“然后呢?”

“哦,大哥那边还没有消息。我估计在中国,希澈哥该得罪的人都
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估计也得罪了吧?哎!”

“那倒不一定”圭钟否定的说:“虽然希澈哥嘴上不饶人,但他还
不傻,也该知道轻重缓急,再说有韩庚哥在那边,只能说该得罪的
都得罪光了吧!基范呢?”

“你来之前,昌珉打过电话了。美国那边不太平静。知道金家把最
小的派去了,他们似乎都有点看不起。再说基范属于那种不打不动
弹,打都不动弹的那种。”亨俊皱了一下眉头,“所以,众人都不
把它放在心上,经常有些不知名的小混混在角落的场子里捣乱。也
有几次货物被劫,虽然那几次的数量和金额都不大。昌珉说,美国
那边似乎在蠢蠢欲动。不过碍于金家在全球的势力,不敢怎么样。
而且……哥,你给基范打个电话说说吧,不能总这样。美国那边的
兄弟都快窝不住火了,总是这么被人欺负。也太……”

“呵呵。”圭钟朝亨俊摆了摆手说:“像你所说,基范属于那种不
打不动弹,打也不动弹的那种。但是,他不属于没有脾气的那种。
他只是做事很低调而已。哈哈,看着吧!不久的美国将有一次大的
动荡。而且,发起人必定是他们所看不起的那个小鬼头。这……只
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啊!”

“希望吧!不过我希望那小子别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就行。”亨俊

叹了口气,坐在了沙发上。

“怎么了?没休息好?”圭钟这才发现有些疲倦的亨俊。

“交易是昨晚进行的,我不放心所以一直在等消息。从知道货物被
劫之后,就立马派了两拨人前后堵截。然后又命令几名小弟去查何
人劫货。只能说他们是老手了,派去的两拨人虽和对方大的不可开
交但是货物早就被他们的另一批人给交接了。而我们根本就是在和
一群没有拖油瓶的人干架。最后我下令让他们回来了,打也是白
打。货又不在人家手上!随后我就给哥哥们去了电话,然后也叫你
过来了。”亨俊耸了耸肩膀。

“呵呵,我们亨俊也可以独当一面了。”圭钟不由的赞叹道。

“是啊,等你把永生哥追到手,我这个副帮就走了。还不知道老豆
会把我派到哪个鸡不拉屎鸟不生蛋的地方去呢!”

“你少来了,哎……”说起永生,圭钟就没有了往日的信心。

“看看看看,你看你现在的样子。哪像韩企金家老大的样子。”

“等你遇到感情的事情你就知道了。”圭钟心生感叹。“对了,金
贤重那边怎么样?”

“贤重哥啊!老豆说过几天他就要订婚了,日本方面现在比较忙。

不过总体来说没什么毛病,女方是日企的朴家。就是政玟的妹妹,
话说贤重哥怎么看上那小妮子了。真是,也不怕乱死。”

“恩。”

“啊,对了。政玟也交女朋友了。说是等忙过一阵子之后带过来看
看。”

“那你呢?”圭钟冷不丁的问道。

“我?”亨俊奇怪得问:“我什么呀?”

“哥哥和弟弟们一个接一个的都找男女朋友了,你什么时候
也……”圭钟饶有兴致的问。

“你不还没找吗?”

“我有努力的对象了啊?”圭钟笑嘻嘻地说:“你可连对象都没有
啊!”

“少来挖苦我。我的事情还不用你操心。”

“说的也是,长得这么俊秀。还愁找不到对象啊?”圭钟笑笑。

“所以啊……你先想办法把永生哥弄到手吧!”

“喂,别说的那么难听。什么叫弄到手啊?”圭钟用手指了指亨
俊。

“哈哈!什么意思你心里明白的很。”亨俊站起来向门外走去,

“我先回办公室了,有事情我过来找你。拜……”

“恩。”

“喂?”


“圭钟啊?在忙吗?”电话那头传来弱弱的韩语令圭钟嘴角上扬。

“永生啊。怎么了?”

“那个……我在你公司大门口。你出来一下吧!我给你做饭了!”

“进来不就是了?”圭钟起身来到窗前向下张望,果真看见了那个身影。

“哼。”一说就来气,永生便这声音说:“我不是没和金大总裁预约吗?”

“哈哈,好好。我知道了!”刚挂上电话,内线打了进来。

“喂?我是金圭钟!”

“哥,我看见永生哥了。我把他带进来了?”亨俊的声音传了进来。

“哦?你出去了?”圭钟顿了一下又说:“那麻烦你了,省的我下去。”

“行,有事情一会儿说。”亨俊挂上电话,走出了大门。

“永生哥。”亨俊招招手,喊了一声。

“恩?”永生定睛一看,“哦,亨俊呐!”

“找圭钟哥是吧?走,我带你进去。”亨俊大大咧咧的说着

“不用了,我给他打过电话让他下来了。”永生笑着摇了摇手。

“但是,就在刚刚我也给他打过电话了。上去吧!”亨俊不由分说的把永生拽进了公司大门。

“副总。”

“副总好。”

“副总。”

“副总”“副总”

一路上,和亨俊打招呼的不断。亨俊礼貌的微笑并点头示意。

“我们的金副总很受欢迎嘛!”一进电梯,永生乐呵呵的说。

“圭钟哥比我还受欢迎呢!”亨俊说:“不是开玩笑的,公司里好多女职工都喜欢圭钟哥。”

“哦?那他有没有看上哪个灰姑娘啊?”

“哥想知道?”亨俊嘿嘿一笑别有意味的说:“可惜啊,他心里有人了!”

“哦?”永生刚想问却又被亨俊打断了。

“想知道是谁就亲自去问,别想从我这里套出消息来。嘿嘿”傻呵呵的一笑又说:“到了,走,我们进去。”

“哥,我把永生哥带来了。你们聊,我先走了!”亨俊开开门,把永生推进去,冲圭钟说了一句话又把门关上了。

“永生啊,怎么又做饭跑来了,少吃一顿又不会死人。”圭钟笑呵呵的说。

“你再说一句试试,三顿饭没吃了,你还想怎么样?”永生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是,是,是。我的管家婆,让我看看做什么好吃的了~”圭钟摆手做投降状。

“说谁是管家婆啊?”永生嘟起了小嘴

“对了。”看着开始吃饭的圭钟,永生突然想起了什么。“圭钟啊!”

“恩?”

“听亨俊说,你有喜欢的人了?”

“什么?咳咳咳。”圭钟突然被吓了一跳

“哎呀,你慢点,又没有人和你抢。”永生急忙过去拍着圭钟的背

“亨俊那个臭小子。”圭钟喝了口水说:“改天得给他安排相亲了。”

“喂,我问你呢!”永生戳了戳圭钟,似乎等待着什么。

“啊?哦!”圭钟吞吞吐吐的,在想着如何才能敷衍过去,总不能告诉他我喜欢他吧!

“圭钟,不准骗我哦,我们可是好朋友啊!”

“恩?”听到朋友这个词,圭钟不由得抖了一下。

“怎么了?”永生看着突然变了脸色的圭钟。

“没事。”圭钟摇了摇头说:“我是有喜欢的人了,可是他不喜欢我。”

“圭钟啊~”看着圭钟那伤感的眼神,永生心里不由的纠结了一下。为什么?为什么会有痛的感觉?

“呵呵。”圭钟笑了笑又说:“现在的我只希望他能够幸福,我自己嘛,就无所谓了。”

“圭钟,为什么不去告白?你不说他怎么知道?或者……应该多关心一下的,让他有感觉……”永生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关心?呵呵,永生,你知道吗?我认识的朋友都知道我喜欢的是谁,都说我做的太明显了,可是……我的那个他却像个小傻瓜一眼什么都不知道呢~”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你喜欢谁啊?”永生皱着眉头想

“吃饭!”说的就是你啊,笨蛋!





“亨俊这小子最近在做什么?很长时间不见他了。”永生坐在沙发上对着从洗手间出来的圭钟说。

“哦,那家伙最近被情所困呢!”

“哎?”永生吃惊的说:“那家伙不会是……”

“恩,老豆不知道从哪里调来了一个女秘书,最近一直在家里,上次和亨俊回家之后认识了。那个女孩子很聪明,也很漂亮就是有些淡淡的,凡事都提不起她的兴趣来一样,而且给人一种天生要受保护的感觉。”

“就见了一次对人家了解的这么透彻不会是……”永生斜眼看着圭钟,不明白为什么,心里很不舒服。

“恩?”圭钟笑了笑,“我们见过很多次啊,她现在经常代表老豆去公司的。”

“是吗?说不定人家对你情有独钟呢!”永生不知道为什么,很生气,就是生气。站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永生啊?”圭钟奇怪的看着回房的永生不明白怎么了!

“喂,你好,我是金圭钟。”听着听着眉头越皱越紧,“等着,我马上过去。”

“永生啊,公司有事情我先走了。”说完甩上门就离开了。

躺在床上,永生闭上眼睛整理着自己的思绪。认识圭钟已经快六年了呢!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时,那温暖的笑容真的很深刻。此后,很幸运的成为了朋友而且马上就是第六个年头了。真的很不可思议呢~圭钟,怎么说呢?为人就和他的笑容一样很温暖,总是很关心自己,记得有一次没有和他说也没有带电话就跑了出去,结果他就那么没心没肺的找了自己一夜,第二天通红的双眼真的是下了自己一跳呢~日子似乎就在我们之间的小打小闹中慢慢过去了,直到答应金贤重假装和他交往,发现金贤重不同的一面,被他吸引过去,不知道那是不是喜欢,只是当时觉得对他有好感。圭钟去中国出差了,一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很不习惯。少了和自己说话的,或许是别的感觉。怎么讲呢?不安,对,就是那种不安感。似乎只要圭钟在身旁,就感觉不管有多大的麻烦都能够轻而易举的解决。听到亨俊说他有喜欢的人时,有些楞,心里似乎有些不舒服。也……真的很好奇,能够让圭钟喜欢的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这……代表了什么?我……喜欢金圭钟?喜欢……圭钟?似乎明白了什么,永生突然坐了起来。既然喜欢,就要……付出行动。可是……永生摇了摇头又躺了下去。圭钟,圭钟,圭钟,圭钟,圭钟啊!

“啊~”永生突然大声喊了出来,不行,满脑子都是圭钟。想见他,特别想见他。起身,穿衣,开门。人不在?或许……去公司了?

“圭钟!”打开办公室的大门,永生跑的有些气喘吁吁。一个女子站在圭钟的办公桌旁边。


“你是……许永生。”有些疑问又带着一丝肯定的语气说道。

“是的,圭钟呢?”

“我也是刚过来。”女子摇了摇头。

“你是……”永生这才打量着眼前的女子,明明不是很高的人却被一条黑色皮裤和白色风衣显得身材修长,茶色的头发很柔和,只不过表情淡淡的,眼睛里总是有一些忧郁和悲伤。

“文婷。”简洁而不带有修饰的话语。

“哦。”难不成她就是亨俊那个家伙喜欢上的……

电话响了,是她的。

“喂?”许永生关注着女子脸上的表情。眉头似乎有些皱起,心里突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个电话跟圭钟有关系。

“跟圭钟有关系吗?”永生拦住正欲走的女生。

“还想见他的话,跟我走吧!”叫文婷的女生定定的看了永生好一会儿,似乎在思考到底要不要他去。

不得不说的是这个女人的车技好的没话说。永生在想到底要不要问问圭钟到底怎么了的时候,身边开车的女人说话了。

“这话本不应该由我来说,但是……你和金先生认识六年了,最应该了解他的性格了。他不是一个随便就对别人好的人。”话说到此,文婷停止了话语,希望他能一点就透。

“……”她说这话什么意思?圭钟不是一个随便就对别人好的人,可是圭钟对我好的简直没话说,仔细回想了一下,永生突然不相信的睁大了双眼。

“难道说,那个他喜欢的人是……我?”似乎还有些不太相信的语气。

“哼。”女人冷笑了一下。

“他在哪里,圭钟人在那里?”永生大声的问着。

“那里。”一个急刹车,车子漂亮的转弯停了下来。“三楼的手术室。去吧!那里会有人给你解释的。”

永生推开车门跑进了医院,金圭钟你不能出事,你要出事了我不会放过你。

“圭钟……”永生喊了一声,站在手术室门前的人回过头。

“永生?”圭钟皱起了眉头,他怎么来了?

“圭钟。”看到没事的圭钟,永生忍不住扑进了他的怀里,哭了。

“怎么了?永生?”圭钟有些不知所措。

“太好了,太好了你没事。”

“傻瓜,你以为我死了啊?”圭钟有些心疼的抱着怀里颤抖的人。

“不准说死。”永生抬起头,主动吻上了圭钟的唇。青涩的吻技激起了圭钟的欲望,伸手按住永生的头,加深了这个吻。

“圭钟。”结束了这个长吻,永生安安静静的埋在圭钟的肩上。

“恩?”圭钟也是静静的抱着他

“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发现……我好喜欢你。”

“永生,一辈子,不离不弃。”圭钟捧起永生的脸,看着他的眼睛说了这句话。
===========================================================
这个故事不是我写的~是一个叫LL的人写的>.<~我看到不错下就和大家分享~希望会喜欢~~~~

没有评论:

♥Xsiau Dai, NO copy cat!♥

♥Next X Previous♥

♥Anti-right click♥